我的位置: 淘寶官方集運 > 文化 > 正文

看台 | “雲”演繹,臘梅香——黔劇《臘梅迎香》觀後


編者按


1月10日晚,貴州省黔劇院原創新作《臘梅迎香》在貴州省國際會議中心上演。


該劇以被譽為“當代女愚公”的羅甸縣麻懷村黨支部書記鄧迎香的真實事蹟改編,藝術化呈現了她帶領羣眾開山修路,為全村脱貧致富不懈努力的感人故事。為了將她的經歷搬上黔劇舞台,以貴州方言、民歌和現代舞曲等形式呈現,貴州省黔劇院組織了一批優秀創作人才深入當地採風,蒐集故事、深挖細節,並進行藝術加工,歷時數月精心創作、編排出這部作品。該劇是貴州省文化和旅遊廳、貴州省黔劇院傾力打造的一部向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的獻禮劇目,同時入選中共中央宣傳部、文化和旅遊部2020年全國脱貧攻堅題材舞台藝術優秀劇目展演劇目。


值得關注的是,本次演出在多家平台進行了同步直播,不僅是貴州省黔劇院,也是貴州整個演出行業中採用“雲演出”的首次嘗試,當天直播觀看人數高達50萬人次。


大戲落幕,但為觀眾帶來的感動與震撼依然久久迴盪於心間。《臘梅迎香》首演結束後,天眼新聞文化頻道陸續收到多篇文章,徐成、何加瑋、王芳三位作者從不同角度抒發了觀看該作品的感受,或對主人公鄧迎香堅強不屈的精神表示敬佩,或對作品巧妙的藝術化處理表示讚賞。通過他們的文字,折射出舞台上脱貧攻堅女性形象更多元化的光芒。(執筆 彭芳蓉)


《臘梅迎香》海報


徐成:一釺一錘鑄新夢,不畏萬難誓向前


黔劇是貴州地方戲曲劇種,《臘梅迎香》的人物穿着布依族服飾,對白以貴州方言為主,民歌唱腔和現代舞曲相融合,既展現出濃郁的地方色彩,又具有現代性。該劇以貴州省羅甸縣麻懷村黨支部書記鄧迎香的真實事蹟改編,鄧迎香為了打通出山的道路,和村民們一起耗時12年,歷盡艱辛,終於鑿出了一條通山隧道,實現了麻懷村與山外世界的連通。



在劇中,19歲的鄧迎香為了愛情不惜與家人決裂,從富裕村毅然決然地走進了深山裏的麻懷村。該劇開場就上演了一場激烈的父女衝突大戲,緊扣觀眾心絃,在親情與愛情的艱難抉擇中,迎香以“天生我任情任性任我心,燕林哥是我喜歡的人,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的唱詞,展現出她倔強獨立的個性。被羣山包圍的麻懷村阻擋了村民們與外界的聯繫,迎香的厄運也接踵而至:病重的兒子小樹苗命喪於雷雨交加的求醫路上,丈夫燕林死於一場礦井意外。失去兩位至親的迎香沒有向命運低頭,也沒有選擇離開麻懷村,她以“不信神、不信邪、不信命”的“三不”宣言向命運的考驗發起了挑戰,向巍巍羣山立下不服輸的雄心壯志。迎香將她所有的愛獻給麻懷村,為了後一輩世世代代的幸福,她帶着村民們一釺一錘將隧道貫通。從普通村民、計生員、村主任的角色轉變中,迎香不斷學習,開拓眼界,在思想上一直保持與時俱進。山路連通後,迎香以新的發展思路打破鄉民們“小富即安” 的保守思想,以新農村產業規劃圖為農產品建立產業鏈,搭建電商平台,促進麻懷村農業的產業化發展。為打消鄉民們的顧慮,迎香以身作則,率先將已逝丈夫和兒子的兩座墳推倒以發展養殖場,這場與丈夫和兒子的告別戲以打擊樂、羣舞、個人獨白、獨唱多種方式穿插,上演了一幕感人至深的深情告白戲,在悲愴的音樂伴奏下,迎香再一次喊出了自己的三不宣言,以“心是一片土,種下一個夢;夢想掛枝頭,花開別樣紅”的悠揚歌聲表達出追夢人的決心和勇氣。



黔劇《臘梅迎香》的情節一波三折,人物的感情表達細膩豐沛,如燕林意外離世後,迎香面對走與留的抉擇,陰陽兩隔的兩人在平行時空對話,既顯魔幻色彩,又真摯深情。在生活中,迎香是女兒、妻子、母親;在脱貧路上,迎香是帶領全村走出大山的領路人,正如該劇編劇曹海玲所説:“貴州深山的人民,需要這樣帶領百姓改變命運的領頭人;一個時代,同樣需要貴州人這種‘絕境中也要燦爛開花’的精神。”扶貧需扶智,脱貧先脱愚,迎香的到來改變了麻懷村村民們的陳舊落後思想,她支持青年一代走出大山見世面,又以自己的實際行動打破了村民對女性的偏見,贏得了大家的信任併成功當選為村主任。她把新知識、新本領、新政策源源不斷地教給村民並身先士卒,做好引領。貴州是全國脱貧攻堅的主戰場,迎香的形象代表着我省千千萬萬個紮根鄉村一線的工作者,他們腳踏土地,懷揣新夢,克服千難萬險,以不服輸的決心和向前看的智慧迎接着脱貧致富道路上的一道道挑戰,極具典型性。



《臘梅迎香》中的臘梅貫穿全劇的始終,它是迎香和燕林愛情的見證,是迎香情感的寄託,更是迎香不懼萬難的自比。遊子亭是麻懷村與村外的分水嶺,燕林在亭前接迎香進麻懷村時栽下一株臘梅,迎香在遊子亭前與燕林許下愛的誓言;在亭前與村外的父母決裂;在亭前與自願外出帶村民下礦井掙錢修路的燕林淚別,燕林深情告別:“迎香,等臘梅花開的時候我就回來了!”迎香沒有等到燕林的歸來,只能孜身一人在亭前訴説滿腔的傷心、委屈和心願。隧道打通後,為了麻懷村更好的未來,迎香決心推倒燕林和兒子的墳以發展產業,她再次來到遊子亭前,將繡滿臘梅的各式鞋墊撒在亭下,表達夫妻同心的共同夙願。該劇時間跨度20餘年,遊子亭前的臘梅見證了迎香人生的每一重要時刻,面對命運的磨難,迎香情緒激昂地唱道:“我自比寒冬的臘梅!”臘梅寒冬傲雪,不懼嚴寒,迎風招展,“當代女愚公”迎香如臘梅般在絕境中迎來生命的一一次綻放,迎來窮村走出大山的現實,臘梅風骨是全劇精魂所在,身居一線的脱貧攻堅戰士正是懷着臘梅般不服輸的拼勁,抱着迎難而上的決心,才能將萬千泥濘阡陌踏成康莊大道。



《臘梅迎香》是現實題材創作,鄧迎香的事蹟真實感人,同時主創人員為了更好地表現作品,他們深入基層採風,去到數十個扶貧點村,接觸了數百名幹部羣眾,積累了大量的真實素材。因此,該劇不僅塑造了時代典型,也反映了當下農村的眾生相:如老實保守的德龍老主任、敢拼敢闖的新生代葉子、生性倔強的老犟頭、精明碎嘴的村婦油菜花、喇叭花、迎春花等,劇中間或插入調侃逗樂的對白、節奏歡快的伴奏、誇張有趣的集體表演展現出人物活潑多樣的個性。打通山路不是最大的困難,村民們的意見不和才是最大的障礙,將村民們從思想上團結起來是脱貧致富的關鍵密碼,迎香以自強的個性、高尚的人格、無私的行動使村民們深深折服,她打開了村民們渴求走出大山的心門。總之,黔劇《臘梅迎香》以鮮活的人物、生動的劇情、多樣的奏樂、詩意的舞美記錄了一位新時代女性在逆境中追夢的感人故事,更是貴州脱貧路上披荊斬棘的最美見證。


何加瑋:舞台上鄧迎香人生的三個階段


黔劇《臘梅迎香》既是一部表現貴州脱貧攻堅歷程的現實主義劇目,又是一部通過人物事蹟反映脱貧攻堅基層幹部自我成長的佳作。



這部充滿現實主義色彩的脱貧攻堅題材劇目,出色地塑造了一個血肉豐滿、栩栩如生的基層幹部形象,它以唱詞的形式解決了舞台表演藝術難以表現人物心理的難題,並使得人物形象更加細膩可感,也因此兼顧了脱貧攻堅主題的表現和真實人性的體現。這部劇充分地體現了主人公迎香的成長曆程和思想情感的變遷,在每一個階段,迎香身上表現出來的性格和特點都有所不同。在第一個階段,迎香是一個有夢想、有主見的女子。這部劇一開始便通過迎香不顧父母和全村人的反對,執意要嫁給貧困村——麻懷的小夥子燕林一事體現出迎香的反抗精神和自主意識,正如她在唱詞中説的那樣:“天生我任情任性任我行。”她作出這樣的選擇,並不是因為一時被愛情衝昏了頭腦,而是她對自己的未來已經有了明確的規劃。迎香“不信神,不信邪,不信命”,她信的是自己,她相信只有自己才能掌握和改變自己的命運。她和燕林都有一個夢想,那便是“心中有愛,口袋有錢”,一家人過上好日子。她相信只要她跟愛人燕林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便什麼困難都能夠克服,最終一定能夠過上夢想中的好日子。迎香身上所體現出來的那種單純執着、至情至性是非常難能可貴的,她對愛情的認識與執着,對身處物慾橫流社會中的人們來説具有重要的啓示意義。



在第二個階段,迎香是一個有情有義、堅韌頑強、心懷大愛的人。由於麻懷村沒有路,她年幼的孩子因病不治身亡,丈夫燕林為了掙錢修路而客死他鄉,她這個違背父母和全村人意願自嫁到麻懷村的年輕女子失去了在麻懷唯一的親人和依靠。儘管如此,她仍然沒有跟隨到遊子亭接自己回家的父親回孃家。劇目通過燕林的靈魂與迎香的對話,及迎香的唱詞將迎香內心的痛苦與掙扎表現得淋漓盡致,那一聲聲撕心裂肺的“燕林”,隨着如泣如訴的音樂深深地撞擊着每一位觀眾的心靈,那震撼人心的嘶喊使得觀眾的心也跟着揪到一起,久久不能平靜,這種藝術感染力是非常驚人的。燕林和兒子小樹苗雖然永遠地離開了迎香,但是他們和麻懷村的村民們卻永遠地留在了迎香的心裏。在迎香看來,雖然丈夫與兒子都離開了自己,但是隻要她還在,那她們當初的夢就還在,所以她一定要為麻懷村做點什麼,一定要讓麻懷村祖祖輩輩的人都富起來。正是抱着這樣的信念,不信神不信邪不信命的迎香用愚公移山般的精神帶着全村人繼續鑿洞,用她堅持不懈、不屈不撓的精神激勵和感染着身邊的人。村民們都説:“有她在的地方,心中有團火,眼中有束光。”在新一屆的村支書選舉大會上,迎香得到了麻懷村村民們的信任與支持,高票當選新一屆的村支書。在丈夫和兒子去世之後,迎香將一家人過好日子的小夢想變成了全村人祖祖輩輩過好日子的大夢想,將對丈夫和兒子的小愛變成了對全村人的大愛,正是這種造福全村和後輩的大夢與大愛不斷地激勵着迎香,而迎香身上所體現出來的堅韌不拔、自強不息的精神也將不斷激勵我們迎難而上,勇往直前。



在第三個階段,迎香是一個有智慧、有遠見且淡漠名利的人。她深知,麻懷人只有走出去,開闊了眼界,增強了本領,回來才能更好地建設麻懷。所以,當小葉子不顧父親的反對,一個人揹着行囊,説要出去闖一闖時,她欣然支持。在各級政府的支持和全村人的不懈努力下,那條繫着全村人夢想的隧道終於打通,代表富裕和幸福的列車終於駛進了麻懷,照亮了麻懷。前任村主任德龍認為通了車好日子自然就來了,但是富有遠見的迎香明白,要想真正地擺脱貧困走上致富之路,只有路是遠遠不夠的,實現農村的可持續發展才是脱貧致富的關鍵,唯有切實解決麻懷人的生存之需,將現有的資源變成財富,才能使麻懷人不必再背井離鄉地討生活,從而永遠地為後代麻懷人造福。所以她不斷學習,不斷接受新的發展理念。在帶領全村人打通隧道之後,迎香被選為先進基層幹部到處演講,迅速走紅,但她並沒有被成功和榮譽衝昏頭腦,沒有忘記自己的初心,仍然兢兢業業地為麻懷的發展擔憂發愁。她身上的這種淡泊名利,勝不驕、敗不餒的精神同樣值得我們學習。


總之,《臘梅迎香》這部劇既富思想性,又富藝術性,通過動作、語言、唱詞等元素的結合塑造出了一個有理想、有主見、有闖勁、有毅力、有遠見的基層幹部形象。劇中感情真摯、感人肺腑的唱詞一次又一次地將表演推向高潮,也將主人公內心的矛盾、彷徨、痛苦、掙扎淋漓盡致地體現了出來。主人公迎香如梅花般堅韌頑強,淡漠名利,她身上所體現出來的不屈不撓、勇於拼搏的頑強精神反映了新時代的貴州精神。


王芳:夢想照亮現實,致力脱貧攻堅


《臘梅迎香》上演了一場“夢想照亮現實”的好戲,塑造了一個個“青春在磨礪中出彩,人生因奮鬥而昇華”的典型人物,也贏得了觀劇者們一陣陣熱烈的掌聲。


在戲劇《臘梅迎香》的開頭,是以一個美好的愛情故事展開的,迎香為愛踏出遊子亭“奔向愛情新夢境”,儘管這個“新夢境”是在連路都沒有的麻懷村,她依然義無反顧,向父母説道“我嫁的是人,不是地方”,這個時候的燕林哥是迎香勇敢向前追夢的最大動力,他們的愛情是迎香不顧世俗眼光下嫁窮村小夥的精神支柱。然而這個美夢迎來了重重一擊,他們倆的孩子小樹苗病了,急需去到村外看病,可想要走出“趕集都要爬五座大山”的麻懷村談何容易,小樹苗最後還是沒能救回來。生活就是這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遭受喪子之痛的迎香又遭受了喪夫之痛,她的心裏防線全面崩潰,打通穿山隧道成了她艱難生活中的一點星光,也開啓了她新的一個夢。



正如劇中唱的那樣,“心是一片土,種下一個夢。夢想掛枝頭,花開別樣紅。”穿山隧道的修建貫通成了迎香心中新的夢,成了支撐她開啓新生活的動力,點燃了她心中希望的心火。德龍主任將改變貧困的接力棒傳給了迎香,傳給了這個勇敢倔強的壩上女孩迎香,她要帶領村民們走出大山擺脱貧困,實現世代通達外村、脱貧致富的夢想。數年間,一釺一錘,手刨鋤挖,肩扛馬駝,村民們和迎香用常人難以想象的艱辛、堅韌和執着,將這條隧道打通,將過去幾個小時的出山路變為只需十幾分鐘的通途。羣眾們齊聚一心,團結一致起來攻克巖洞,打通廣山坡的隧道。劇中的迎香就是現實生活中千千萬萬個致力於脱貧攻堅基層工作者的縮影,這條穿山隧道也就是脱貧攻堅道路上遇到的一個個難題的縮影,麻懷村最後迎來的美好生活也將是我國脱貧攻堅事業的光明未來的縮影。


從小家到大家,從小愛到大愛,從小夢境到大夢想,迎香一步步奔走在生活的第一線,與生活做着頑強的抵抗,在一次次置死地而後生的選擇中咬緊牙關,不放棄心中的夢和愛。編劇曹海玲説,“該劇嘗試現實題材的詩情創作,這裏的詩情不是花前月下的詩情,而是在創作中找準人物的內心世界,深挖人物的情感變遷;不是單純寫一件事的過程,而是着重刻畫主人公的成長以及思想情感的變化。觀眾可以通過一個人的成長,體味在脱貧攻堅的大時代背景下的深刻變化、”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擊並沒有擊垮迎香,澆不滅她心中熊熊燃燒的實幹之火,她的每一次選擇都牽動着觀眾們的心,為她緊張為她加油為她感動,迎香的成長在脱貧事業中慢慢體現出來,推動着脱貧事業向前行進。從迎香的成長變化之中,能感受到貴州人民不怕輸、敢闖敢搏的頑強精神。



“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隨着臘梅花開的香氣四溢,麻懷村幸福生活的延續,戲劇表演也落下了帷幕。該劇的成功不止在人物塑造和情感矛盾把握的成功上,更體現着對貴州脱貧攻堅事業的成功演繹,切實履行了貴州黔劇“關注社會、面向基層、反映民生”的倡導。《臘梅迎香》迎來了臘梅香,迎來了觀眾們的陣陣感動,迎來了貴州人民光明而美好的未來。


作為全國脱貧攻堅題材舞台藝術優秀劇目,《臘梅迎香》在其內容演繹和表演形式上都極具貴州特色,還以黔劇唱腔來牽引劇情,融入布依族的民族音樂特色,不僅繼承了優秀的民族傳統文化,而且以新的方式歌頌了更加美好的貴州,為觀眾們展現了山青水綠人美的貴州美景,倔強又能實幹的貴州人的性格,產業興盛的貴州農村新面貌。正如貴州省黔劇院院長、黔劇傳承人朱宏所説,“作為反映脱貧攻堅的文學創作,《臘梅迎香》要贏得人民的認可,也要通過這部劇向全國觀眾解析好、解析透‘貴州脱貧密碼’。”脱貧夢是要堅定擁有的,最後也一定會實現!


文/徐成 何加瑋 王芳

文字編輯/彭芳蓉

視覺/實習生 曹芳芳

編審/李纓

  • 當代先鋒網 2021-03-08 09:21:34

    • 沿着習近平總書記指引的方向奮力前行——聚焦2021全國兩會
    • 戰貧故事會
    • 沿着總書記的腳步看西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