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淘寶官方集運 > 教育 > 正文

教育精準扶貧視域下大學生思想政治狀況的調查與思考

  ——基於對貴陽市部分高職院校教育精準扶貧學生的問卷調查


  推行精準扶貧是黨中央、國務院為實現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重大戰略決策。在精準扶貧工作中,教育是最具基礎性、先導性、持續性的方式,也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最有效的方法。通過教育可以提升貧困人羣的知識儲備和職業技能,從而增加就業能力,提高經濟收入。高職教育的主要目的是培養懂知識、懂技能、會思考的高級應用型人才,是最有效的“造血式”扶貧。這不僅要求高職院校向貧困大學生傳授知識、技能,更重要的是提高貧困大學生的思想認識水平,擺脱思想上的“貧困”。教育精準扶貧作為高職院校貧困大學生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途徑和有效載體,如何在大扶貧背景下,以加強和改進高職院校貧困大學生思想政治教育為落腳點,以促進貧困大學生全面發展為目標,實現真脱貧、脱真貧,切實解決好這一問題,是各高職院校在教育精準扶貧工作中面臨的新問題。本文通過問卷調查的形式,對貴陽市部分高職院校享受教育精準扶貧學生的思想狀況進行了全面瞭解,總結了高職院校享受教育精準扶貧學生思想政治工作的亮點,深入分析了當前高職院校教育精準扶貧工作的不足,以期對加強和改進貧困大學生思想政治工作提供一些思路和建議。


  本次問卷調查主要是在貴陽市進行的。調查組成員充分利用貴陽市高職院校集中的便利條件,選取了10所高職院校進行問卷調查。調查組共發放了1300份問卷,回收1075份,回收率為82.7%,該次調查問卷有效。被調查的對象是每所高職院校2016年度和2017年度享受教育精準扶貧的大學生,從性別分佈來看,男生佔57%,女生佔43%;從民族分佈來看,漢族佔40.08%,其餘為苗、侗、土家等8個少數民族;從户籍性質來看,85%的學生是農村户籍。對問卷結果進行統計處理,得到的各項統計數據表明,高職院校教育精準扶貧大學生思想政治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成績。


  學生的主流思想是積極向上的。黨的十八大以來,全國各級黨委、政府聚焦精準扶貧,緊鑼密鼓地推出了一系列扶貧政策。教育扶貧作為精準扶貧工作中最具有基礎性、先導性、持續性的扶貧工作方式,各級黨委、政府把教育精準扶貧工作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高職院校作為落實國家教育精準扶貧政策的主體之一,積極採取各種有效措施將育人主線貫穿於教育精準扶貧的全過程,堅持將教育精準扶貧工作與加強和改進大學生思想政治教育緊密結合,在建立完善扶貧體系的同時,關注貧困大學生的身心發展問題,引導他們正確對待“物質貧困”,避免“精神貧困”。首先,各高職院校針對教育精準扶貧的學生開展各種理想信念教育活動,豐富了學生精神世界,強化了學生對國家實行教育精準扶貧政策的認識。在被調查的學生中,99.7%認為“2020年中國一定能夠全面建成小康社會”;99.5%認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一定能夠實現”;96.8%認為“國家興亡,我的責任”;71.5%表示得到教育精準扶貧的資金後,應該把資金主要用於購買學習用品上。其次,各高職院校將教育精準扶貧政策融入到各種學習活動中,提高了學生對該項政策的正確認識。受調查的學生中,99.4%非常贊同“國家推行教育精準扶貧政策”;99.6%認為“教育精準扶貧對家庭經濟貧困大學生非常有幫助”;99.3%認為“通過教育精準扶貧政策,貧困代際問題一定能夠解決”。最後,在問及對學校實施教育精準扶貧政策有何建議時,有80.8%的學生認為應該自力更生,通過自主創業來改變目前貧窮落後的生活狀態;65.7%認為學校應該舉辦形式多樣的就業、創業活動來增強學生的自我救助和致富能力;有50.6%認為學校應該不定期的開展思想政治教育,提高學生的自主意識;有超半數的學生認為應該拿出一部分教育精準扶貧資金作為貧困大學生創業、就業的培訓資金,學校在幫助貧困大學生時,除了提供滿足他們基本生活保障的資金外,其餘資金應該讓學生通過勞動獲得(如設立勤工助學崗位),從而增強他們的社會責任感;有67%認為教育精準扶貧應該形式多樣化,不侷限於勵志獎學金、助學貸款、助學金等現有的扶貧方式。


  學生具備了充分的脱貧意識與動力。“治貧先治愚,扶貧先扶智”,很多家庭經濟困難的學生因為相對貧困和特殊的成長經歷,其性格特徵往往是強烈的自尊心和嚴重的自卑感交叉表現。貴陽市部分高職院校在教育精準扶貧過程中,始終堅持扶貧與勵志相結合,通過面對面的溝通,宣傳表彰自立自強之星、勵志成才表率等先進典型,讓學生學會正確看待貧困、面對貧困,從而增強他們戰勝貧困的勇氣與決心。調查結果顯示,80.8%的學生認為應該自力更生,通過自主創業來改變目前貧窮落後的生活狀態。享受精準扶貧的學生贊同“思想上的‘貧困’是導致家庭經濟貧困的主要原因”佔96.3%;贊同“幸福感來源於勞動”的達95.3%;贊同“知識可以改變命運”的佔92.1%。


  雖然高職院校教育精準扶貧在引領貧困大學生思想成長的過程中取得了顯著的成績,但仍有部分享受教育精準扶貧的學生存在功利、依賴等思想,這與教育精準扶貧的真正目的相違背,也將影響2020年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的實現。通過分析調查資料,目前享受教育精準扶貧學生的思想狀況主要存在以下問題:


  部分學生受功利主義思想影響比較嚴重。在教育精準扶貧過程中,有的學生總是抱怨命運不公,對社會存在的貧富差距不能正確、客觀、理性的認識與分析,導致他們出現了嚴重的心態失衡,甚至具有仇富傾向;有的學生過於強調自己的得失,只享受自己擁有的權利,卻極少履行自己的義務,只關注自己的學習、生活,缺乏對同學、班集體和國家的關心;有的只看重扶貧資金,卻不考慮如何脱貧;有的只關注眼前的利益得失,對未來沒有規劃與抱負。調查結果顯示,認為“入黨只是為了在今後找工作時能夠更具有優勢”的佔21.3%;認為“金錢能夠解決人生中遇到的絕大多數問題”的佔32.3%;認為“教育精準扶貧是自己理所應當得到”的佔28.7%;認為教育精準扶貧沒有幫助的佔17%;希望教育精準扶貧覆蓋面再廣一點的佔47.2%。在教育精準扶貧資金的用途上,有11.7%的學生主要用於購物,10.1%主要用於外出遊玩。但是,不同年級的學生對教育精準扶貧資金的用途不同,如表1所示。


  部分學生對教育精準扶貧產生依賴思想。在受調查的學生中,大多數學生都認為自己家庭經濟困難,理應得到社會及學校的資助,從而緩解經濟壓力。但是他們對自己享受資助後應該怎樣來脱貧卻表現得比較迷惘。在對家庭困難學生脱貧方式的調查中,12%打算依賴教育精準扶貧方式進行脱貧;6.1%安於現狀,不作為;7.6%在沒有獲得教育精準扶貧的情況下,將會放棄學業。在對目前是否做了脱貧計劃的回答中,只有7.4%的學生回答“有明確的計劃,現在正在着手實施”,50%回答:“也許會制定計劃”“暫無”;而另有42.6%則回答“從來沒有想過”。從以上數據不難看出,要做好精準扶貧教育工作,必須不斷創新思想政治教育模式,增強學生精準脱貧的能力。


  部分高職院校資助方式比較單一,不利於幫助學生脱貧。在教育精準扶貧工作中,部分高職院校主要靠救濟式扶貧,即只停留在解決學生眼前生活、學習困難的層面上,缺乏創新型扶貧工作方式。在接受調查的學生當中,極大一部分學生認為資助方式不應過於單一,而應當推陳出新、靈活多樣。在回答“除了享受到教育精準扶貧外還受到了哪些支助”的問題中,4.6%表示獲得過國家勵志獎學金,25.1%表示獲得過國家助學金;41.9%表示得到過助學貸款;11%的學生表示在學校設立的勤工助學崗位上工作;0.6%表示獲得過其他資助;57.9%表示有創業想法,但沒有相應的扶貧資金支持。


  “治貧先治愚”決定了教育扶貧的基礎性地位,“扶貧先扶智”決定了教育扶貧的先導性功能,“脱貧防返貧”決定了教育扶貧的根本性作用。在教育精準扶貧工作中,扶貧是手段,育人是目的。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打鐵還需自身硬”,享受教育精準扶貧的學生若要實現真脱貧、脱真貧,必須轉變觀念,增強脱貧意識。因此,高職院校的首要任務是創新貧困大學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模式。


  通過精細化個體輔導,增強思政工作的針對性和實效性。為了確保高職院校貧困大學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持續性和系統性,學校應該為貧困大學生提供針對性強且個性化的資助方式,建立一套較為科學的個性輔導方案。一方面,橫向上從貧困大學生在物質、精神以及發展上的需求不同考慮,採取多元化的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模式,構建“物質貧困、精神貧困和發展貧困”三位一體的扶貧工作模式,以滿足貧困大學生物質和非物質的需求。另一方面,縱向上從貧困大學生在不同年級、不同發展階段的需求不同考慮,採取分層次、分類別的工作模式,增強高職院校貧困大學生思想政治教育的針對性和實效性。


  強化教育精準扶貧學生技能培訓,實現精準幫扶。教育是阻隔代際貧困傳遞問題最有效的方式,可行能力理論認為貧困的本質是人基本能力的缺失和被剝奪。高職院校的主要功能是培養技能型人才,是最有效的“造血式”扶貧。在具體的扶貧工作過程中,高職院校應根據貧困大學生家庭背景、生活區域、家鄉產業特點建立不同的技能培訓方案,實現“精準技能培訓”。創新人才培養模式,推進教育教學改革,通過精準挖掘貧困大學生的致貧原因,鼓勵貧困大學生積極參加校內外舉辦的各種知識技能大賽,在提高貧困大學生專業技能同時進一步增強他們的自信心。與此同時,積極探索貧困大學生就業脱貧幫扶機制,引導學生進行創業脱貧,一方面通過與企業、行業深度合作等方式,開展精準定向招聘,精準訂單培訓,實現精準就業脱貧;另一方面,高職院校應向學生大力宣傳現有的國家大學生創業資助政策,積極鼓勵貧困大學生自主創業並大力扶持畢業後願意到貧困地區創業且有發展能力的學生。通過舉辦各種創業講座、創業大賽等活動,強化貧困大學生創業意識,開展精準項目培訓,建立精準創業培訓導師制度,實現精準創業脱貧。


  創新扶貧模式,提高勤工助學活動成效。貧困大學生既有經濟上的“硬貧困”,也有能力上的“軟貧困”。在高職院校現有的扶貧體系中,勤工助學相比其他資助形式更有助於改變貧困大學生“等、靠、要”的思想觀念,能夠充分發揮貧困大學生的主觀能動性。貧困大學生在獲得經濟資助、擺脱物質貧困的同時培養自己自立自強精神,提高綜合素質,是消除能力貧困的有效途徑之一,“助學+成才”扶貧模式已成為高職院校勤工助學的本質內涵。為響應國家政策、適應社會發展,高職院校應探索新路子,增加勤工助學崗位,根據學校專業特點和人才培養模式,發掘一些與本校專業相關聯的崗位,鼓勵職業院校教師帶領貧困大學生面向社會提供技術服務,進而獲取一定的報酬。同時,將勤工助學崗位由單一的勞務型向技能型、知識型、創業型轉變,將資助模式由簡單的福利資助型拓展為市場開發型,由自由分散型轉變為團隊合作型,從而建立起高職院校良好的精準扶貧工作模式。


  通過感恩教育營造誠信、奉獻的校園文化氛圍。貧困大學生的成長成才離不開文化的薰陶,積極健康的校園文化對學生價值觀、人生觀、世界觀的塑造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學校要培養貧困大學生感恩、誠信、奉獻的高尚品質,以文化育人,爭取讓感恩、誠信、奉獻的品質根植於每一名貧困大學生的思想和行動之中。首先,大力宣傳學生知恩圖報、感動校園的先進人物和事蹟,及時制止各種感恩缺失行為,營造感恩文化氛圍。以校園文化活動月為契機,積極開展豐富多彩的感恩實踐活動,杜絕學生“等、靠、要”的想法,推動學生由“受助”到“自助”再到“助人”轉變,並將感恩之情傳遞下去。其次,建立誠信教育長效機制。充分利用校園貧困生信息庫,建立貧困生誠信檔案,把誠信作為貧困生享受一切資助的底線,將誠信教育貫穿於學校思想政治教育的全過程。最後,將奉獻精神融入貧困大學生的價值觀教育,組織開展志願服務和社會實踐活動,讓學生感受奉獻的意義和快樂。以學生“第二課堂”為載體,將奉獻教育貫穿思想政教育全過程,引導學生樹立正確的價值觀。


來源 《貴州廣播電視大學學報》

編輯 王小婷

編審 楊儀 王琳